当前位置:主页值得一看

“野生果链” 从华强北快步跑向小镇

文章来源:我爱集小编 更新时间:2022-09-17 09:23 热度:1768

“野生果链”从华强北快步跑向小镇

文 / 神乐

来源 / 懂懂笔记(ID:dongdong_note)

在很多人眼里,iPhone 14 的发布又将是一场手机商家与黄牛的狂欢。

那么,对于 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 华强北而言,这一轮 iPhone 14 的热潮是否会掀起消费高峰呢?的确,每年苹果秋季发布会前,华强北商家总能抢先一步,发布最新款 iPhone 、Apple Watch 、Air Pods 等,很多在专卖店空手而反的果粉也会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最爱。

不过,最近两年苹果秋季发布会之后,华强北商家 “抢先版” 翻车一度成为网友茶余饭后的笑料。9 月 8 日,苹果发布 “药丸” 屏的 iPhone 14,被苹果背刺的寨厂 “感叹号” 屏版本瞬间晕菜,一些钢化膜商家也哭晕在厕所。

至于提前收到消息,证实新款 Apple Watch 仍旧不是直角边框设计的华强北手表商家,据传也是连夜打磨 “抢先版” S8 的边框。或许今年唯一能笑到最后的,只有寨厂的 Air Pods 商家了。

尽管华强北的景气一度与苹果发布的产品高度捆绑,但不可否认的是,最近几年,随着用户消费观念的改变、国产手机的强势崛起,当地不少手机配件专柜、iPhone 周边等 “野生果链” 都陆续离场了。

其中,一部分 “野生果链” 则下沉到市场需求更大的三、四、五线城市,寻找新的商机。随着 “野生果链” 的下沉,这个行业又会折射出哪些消费新变化、新趋势?

大城市不需要 “野生果链”?

“现如今,华强北 iPhone 零配件生意可以说越来越难做了。”

今年五一长假前,扎根华强北六年多的郭哥,决定回老家汕头潮南陈店开设一家手机配件店。郭哥坦言:最近一两年时间,和他一样 “知难而退” 的华强北配件商家有不少,几乎都是 “转战” 小城镇延续以往的营生。

郭哥回忆,自己刚到华强北打拼是在 2016 年,当时的 iPhone 手机,还是不少一线城市消费者眼中的奢侈品。尽管当年 9 月份 iPhone 7 已经发布,然而在他的店里,需求最大的业务仍是给 iPhone 4S 换电池、修爆屏。

“我记得,当时深圳的平均工资才 5000 多,可 iPhone 7 起步价就 5400 元。” 加上彼时分期消费尚未爆发,用户省吃俭用好久才敢花大价钱买一台新 iPhone,因此,很多年轻人消费者都希望自己手里的 iPhone 能多用几年。

郭哥打趣地说道,正是因为早期果粉 “一机传三代,人走机还在” 的消费理念,不仅养活了整个华强北的二手机商家,还养活了大量和他一样的 iPhone 专修、配件店。

“野生果链”从华强北快步跑向小镇

“不过,近几年深圳人工资涨了不少,而近几代 iPhone 的起步价几乎都不到 6000,比不少安卓机还便宜。很多深圳人花半个月工资,就可以用上最新一代的 iPhone,换机频率自然也高了不少。”

这种趋势从 Strategy Analytics 的数据中也可略窥一斑:中国用户平均换机周期为 28 个月。

但拥有近六年 “野生果链” 经验的郭哥认为,最近几年,深圳等一线城市的果粉,无疑拉高了国内消费者换机周期的平均值,年年都 “追新” 的果粉也不少见。

在转转发布的《2021 秋季二手苹果 iPhone 交易报告》可以看到:二手 iPhone 仍由高线城市流向下沉市场。而今年各电商平台 618 手机战报中,iPhone 13 销量可谓是一骑绝尘,新一线、一线用户依旧是高端机的消费主力。

“大城市的 iPhone 用户换机频率高,对于华强北的配件商家、维修店而言,可不是啥好事。果粉手上的 iPhone 电池还来不及损耗,屏幕还没有机会碎裂,手机已经卖了,做配件、搞维修的,自然都赚不到钱。”

对于大量果链商家开始涌入下沉市场,郭哥这样解释,近几年影响 “野生果链” 生意的因素,除了有一线城市果粉换机的频率高之外,国产手机、高端旗舰的崛起,同样让华强北 iPhone 专修、配件商家无利可图。

  • 中国信通院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为 1.34 亿部,其中,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累计 1.15 亿部,占比超过了八成,苹果等国外品牌手机的份额占比不足两成。
  • 而从巨量算数公布的《2021 手机行业人群洞察白皮书》中也不难发现,有超过 30% 的 iPhone 用户在换手机时,选择了其它安卓品牌。

换言之,不少果粉的下一台手机不一定都是 iPhone 了。

那么,国产手机崛起,华强北的 “野生果链” 为何不转型做国产机零配件?对此郭哥的解释是,绝大部分国产机配件价格较透明,利润也不及 iPhone 配件高,“很多国产手机出厂送壳膜,到手即用,还有华强北商家什么事儿?”

渐渐地,不少华强北 “野生果链” 商家的身份,变成了低线城市手机维修店、配件店的供货商。

他们付着一线城市核心区的高昂租金,做着只需要仓储的批发生意,对于精明的华强北商家们而言极不划算。于是乎,“野生果链” 批量下沉也成为必然。

下沉市场掘金 “钉子户”

“你信不信,在小城市里,居然还有一些人拿着 2013 年发布的 iPhone 5s。”

郭哥坦言,最近几年苹果发布的 iOS 几乎都不支持 iPhone 6 以下的旧机型升级,借此 “强拆” 所谓的钉子户。

而去年年底,苹果将 iPhone 6Plus 列为 “过时产品” 并停止提供硬件服务的消息,坚定了他下沉的信心。

数据显示,iPhone 6 系列累计销量高达 2.3 亿部,更是苹果销量最高的机型,在国内市场,算上正品行货 、“水货”,iPhone 6 的保有量也不低。时至今日,三四线城市仍然有大量 iPhone 6 手机的用户。 

当中,既有当年三四五线城市消费者用不菲价格购买的新机,也有部分一线城市淘汰而流向下沉市场的二手机。机龄最短的,估计也已经六七年了。

“小城镇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低,当年五六千买的手机,自然不能说换就换。” 正因如此,郭哥认为在下沉市场的用户,更希望通过给旧 iPhone 换电池、修爆屏,这类 “续命” 旧 iPhone 并多用几年的需求,其实并不低。

加上不少年轻人换新机后,会将替换下来的旧 iPhone 给父母或家人使用,习惯 “勤俭持家” 的长辈,手机修了又修,电池换了又换,也不舍得买新机,“上周我修了一台 iPhone 6,电池已经换了四次,屏幕换了两回。”

“野生果链”从华强北快步跑向小镇

当然,由于一部分 iPhone 型号比较旧,早在官方宣布停止提供硬件服务之前,市场上已然很难找到所谓的原装零配件。因此,成本低廉的副厂件也给下沉的 “野生果链” 提供了十分可观的利润空间。

因为部分四、五线城镇没有正规的苹果官方授权服务商,仅仅使用了两三年、已经脱保的 iPhone 产品,一旦出现故障或配件丢失,也需要寻求 “野生果链” 的服务。

有行业调研数据显示:智能手机保内维修市场占据占整体维修市场的 16%,保外维修市场占整体 84%,手机维修市场整体规模在 300~500 亿。

正因如此,瓜分智能手机维修市场的,除了个体维修店,还有 o2o(Online To Offline)维修平台。

有行业分析称,在一线城市维修需求减少的情况下,手机维修平台应当加速布局下沉市场业务。在郭哥眼里,手机维修 o2o 平台与 “野生果链” 之间的竞争,已经转向了低线城市。

“好在下沉用户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,都习惯到线下修手机、买配件。” 为了尽可能满足 “小镇用户” 的消费需求,郭哥的门店也从原先只做 iPhone 配件,拓展到大量国产品牌。

然而,随着拥有批发货源、一线资源的 “野生果链” 下沉,三四线城市手机维修市场开始 “内卷” 了起来,曾经活得相当舒坦的 “地头蛇” 遇上了降维打击的华强北商家,谁的日子都不好过。

“野生果链” 的降维打击

“很多之前在华强北‘发财’的乡里人都回来开店了。”

距离郭哥的店不到 100 米,开着另外一家有点儿 “年代感” 的手机店,从店招上标注的业务范围得知,这家店集手机买卖、维修、零配件销售于一体。经营门店的阿才表示,他家的手机店在镇上已经开了快十年了。

与 iPhone 曾经养活深圳华强北一样,买卖、维修在 “小镇青年” 眼中仍然高端的 iPhone 手机,的确是不少当地个体手机店的主要收入来源。而阿才的门店,自然也不例外。

“野生果链”从华强北快步跑向小镇

当提及那些从华强北回乡开店的同行时,阿才气便不打一处来,原因也相当简单:华强北的同行商家 “搅黄” 了小城镇手机市场固有的行规,毁了本地店铺原本安逸的经营模式。

“咱也不说其他的,凭啥我换电池收顾客 80 块,你换电池只收人家 60 块?” 阿才气愤地说道,原先方圆三公里只有他一家手机店,因此,维修手机的费用、手机配件价格,的确比一、二线城市贵一些。

在他看来,自己向经销商拿货,iPhone 6 电池成本大概 40 元,给顾客换上,赚个 40 元的手工费其实也并不过分,“可华强北回来的这些人,一手电池货源成本才 30 块,换电池收顾客 60 还能赚 30 块。”

因为手握一手货源,维修手机、配件的价格便宜,那些降维打击的 “野生果链” 快速抢走了 “地头蛇” 大量客源。为了能留住熟客,包括阿才在内的本地商家也不得不降价,加入 “内卷” 行列。

本地商家原以为,如此 “内卷” 的做法,能让一部分 “强龙” 知难而退,但让阿才没有想到的是 —— 下沉开店的华强北商家却越来越多,如今在镇中心的位置,甚至形成了一条手机街,路两边都是维修手机、卖配件的店。

“很多手机店转租,有的还是本地的老铺,再这么下去,我也要关店了。” 他苦笑着说道,一线城市智能手机维修需求减少,无疑挤压了华强北 “野生果链” 的生存空间,但 “一米柜台” 的下沉,或将断了小镇手机店的生路。

结束语

可以说,不少华强北商家因 iPhone 而发家,伴随着 iPhone 的升级、迭代,改变了自己业务经营的模式。而如今,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消费方式开始改变,国内手机市场的不断变化,大城市对于 “野生果链” 的依赖也越来越小。

一个 iPhone 14 的发布改变不了华强北商家的命运,对于越来越多扎根于一线城市的 “野生果链” 而言,下沉或许是最佳选择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
2022-09-17

网约车混战,没有终局

下一篇
2022-09-17

涨知识了!电影节颁出去的奖还能被撤销?

同类推荐
评论列表
签到
sitemap
×
值得一看 “野生果链” 从华强北快步跑向小镇
文 / 神乐 来源 / 懂懂笔记(ID:dongdong_note) 在很多人眼里,iPhone...
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 “野生果链” 从华强北快步跑向小镇
我爱集资源网 https://www.wajzyw.com/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